第1007章
章節內容不對?章節不完整?章節目錄(內容)重複?章節空白?請嘗試進行“換源”。如果換源後繼續錯誤或者沒有新的源,請反饋給我們進行修復。



-“放屁!那我們的股份......”

黃秋當即嗬斥道,卻被寧北打斷話。

“你們的股份,是寧北集團啊,資料在這裡。”

寧北再次甩出一份資料。

這是他註冊的一個皮包公司,名為寧北集團。

非但沒有什麼淨資產,反而有一堆債務。

上面的赤字,看的黃立行和黃秋頭都大了。

“什麼時候欠的錢?怎麼欠了這麼多?欠的誰的?”

黃秋整個人麻了,一連三問。

他被寧北的這一手,搞得暈頭轉向。

尤其是上面的債權人名字,叫做林有為。

根本就沒聽過啊!

“寧北!你敢耍我!”

黃立行最先反應過來,一切都是寧北的陰謀。

他被算計了,甚至還背上了債務。

儘管這些債務對於黃家來說九牛一毛,可他的臉卻被打的啪啪作響。

傳出去,還要不要臉?

“耍你怎麼了?我早說過,福兮,禍之所潛!”

“不屬於你們的,你們不該拿!”

“拿了就等著倒大黴吧,這是報應!”

寧北肆意嘲諷著,臉上儘是得意之色。

昨天母親黃瑩受到二人的羞辱,要不是被母親攔著,這二人活不到今天!

這些懲罰,隻是先提前收點利息罷了,遲早宰了他們!

“我弄死你個小王八蛋!”

黃立行怒了,當即便要發飆。

一股股強烈的煞氣,瀰漫當場。

不少股東們,都被震懾的東倒西歪,藏在桌子底下。

可寧北無動於衷,反而戰意凜然。

動手?

正合我意!

寧北還正愁怎麼和母親交代呢。

這可是對方先出手的!

也正是在這個時候。

林有為推門而入。

他環視一週,還未看清局勢,便找準黃立行。

他一拍合同,嗬斥道:“還錢!”

“你誰啊?”

黃秋反問道。

“看合同,你們的債權人,林有為!”

林有為大步走來,臉上儘是譏諷。

黃立行和黃秋低頭看去,上面的合同白紙黑字,寫得清清楚楚。

這!

這!

這!

“你特麼就是和寧北算計我們的王八蛋!”

黃秋當即便怒火攻心,目眥欲裂。

殺意閃過,直奔林有為而去。

可林有為雖說是遺腹子,卻也是林家的人。

他手中寒芒一閃,一把匕首劃過。

黃秋整個人僵在原地,喉嚨上血液從一條縫隙中噴湧而出。

殷紅的血液瞬間染濕了身前衣襟。

“嘭!”

黃秋倒地,死在當場。

“什麼!”

黃立行徹底暴走,匆忙來到黃秋的屍體旁。

他一臉凶狠的瞪著林有為,怒吼道:“我殺了你!”

林有為絲毫不懼,淡淡道:“這是秦皇老祖的命令,他未完成三日之約,該死!”

猶如一盆冷水澆下,讓黃立行醒來。

若是秦皇老祖,那自己便不能動手,否則是對秦皇老祖的違逆!

可這殺子之仇......

黃立行獰笑著看向寧北,對他恨之入骨。

“好!好!好!”

“寧北,你等著付出代價吧!”-

猜你喜歡
牧北牧牧北牧依依最新章節依依
少年牧北,偶得原始神劍,修行逆世劍經,自偏遠小城崛起,誅萬敵,鎮萬界!我有一劍,斬天、戮地、絕世!
離婚後,霸總親手撕了我的馬甲
意難平,她恨不得拍死自己!林以柔趾高氣揚的走到初之心跟前,言語十分囂張刻薄。“你就是初之心?還沒走呢?”“霆燁都趕你走了,你還磨磨蹭蹭的賴著不動,要不要臉啊!"初之心對她的挑釁充耳不聞,繼續收拾著自己散落一地的行李。“喂,你耳聾了嗎,聽不到我在跟你說話?”“抱歉,沒聽到。”初之心終於抬起頭,表情波瀾不驚:“隻聽到一隻狗在汪汪亂吠!”“你敢罵我是狗!”“我可沒罵,誰答應誰是。”說完,她拖著行李箱,朝擋在自己面前的林以柔偏了偏頭:“麻煩讓讓,好狗不擋道。”“你!”林以柔氣的直跺腳,臉一陣紅
蘇南溪陸淩
0 人在追
末世軍醫蘇南溪死後穿越了,成了正在逃荒中的農家女。 一家十口人吃不飽穿不暖,她手持農場空間,蔬菜水果雞鴨魚肉頓頓吃大餐; 路遇土匪?誰搶誰還不一定呢; 敵軍突襲?空間裡的現代化武器一招解決; 生病受傷,疫病四起?她中西醫結合那都不是事兒; 半路撿了個俊美男,一言不合就以身相許!
沈君意霍修
0 人在追
沈君意一生隻愛皇位,喜歡當皇帝,沒承想打個瞌睡的功夫差點淹死在泳池,睜眼成了順京市頂級豪門霍家的少夫人。 人見人煩的哭包? 笑話,女皇流血不流淚,要哭也是别人哭! 癡心妄想女秘書:“嚶嚶嚶~霍總,太太她太殘暴了!人家牙齒都飛了,您可得做主。” 沈君意側眸,撒嬌也要霸氣:“老公,你看我這手都紅了。” 霍修:……要不起這霸氣側漏的撒嬌,秘書抬走抬走快抬走! 女皇巴掌一揚,誰也不愛。 婆婆小姑子總想換了她?
剛廢婿,慘遭撤資百億
第1007章
上一章
下一章
目录
換源
設置
夜間
日間
報錯
章節目錄
換源閲讀
章節報錯

點擊彈出菜單

提示
// //